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fanmulu/mulu2019/resource.php on line 18
澳洲pk10信誉怎样,澳洲pk10是不是骗人的_-火爍✅✅✅

,再別梅江

 輕輕地走了,帶著我的文學而走。
十年,一個句點,分開不同的人生;十年之前,我是一個連時間都分不清的男孩,一臉的天真爛漫寫在臉上,是你用無情的身軀作別了我的童真,在十年之後,我飽含深情的寫了你,用我十年的滄桑,帶著文學再次想你揮揮手。
是你讓我走向成熟,在你泛濫之後,我便心裏默默地流著淚,發誓一定要發奮圖強,認真讀書;將來的將來,再回到你身旁,用這文章遞贈我的夢想。
所以,當我還在課桌裏盡力拼搏時,桌旁每每會有一本我的夢想支柱,我的最愛——《再別康橋》,這是我最愛的一本書,盡管沒有豪言壯語,沒有波濤澎湃,我想。只是詩裏透露出的淡淡的懷念之情就如我對你一樣,舍得又舍不得。
特別記得《再別康橋》裏徐志摩先生最後說的話:輕輕地我走了,正如我輕輕地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想當初,我也是赤裸裸地走,而今,卻帶著夢起飛。
尋夢?撐一手撸在書海裏飄搖,執著。
當我每次意志消沉時,父親就會嚴厲地告誡我不可放松,從狀元到成功人士的辛酸經曆,一遍一遍地重複,使我端正學風;在我每一次大考小考失敗時,我都會流著;淚在心裏痛哭,怪自己貪玩,不務正業,怪自己忘記了你給我的教訓,一場洪水的教訓,怪自己腦子了中了風還是感了冒,然後心在經曆無數的痛苦後逐漸堅強,勇敢,逐漸知道自己的使命,好好讀書,考上了重點大學光宗耀祖。
閑暇時,每每會聽一聽衆多的流行音樂,只是聽聽,把外界的紛紛擾擾用耳塞搪塞住,然後在視線裏待在《再別康橋》的那一會兒,重燃內心的激情與淡定,那河畔的金柳,就如我未讀完的書何時才能成爲我的新娘,那波光裏的豔影,就如我讀書的夢。
再別梅江,這次,我不會空手而去,我會隨著我最愛的書一起遠航。
十八歲的我,正在向一座城市道別。
我喜歡《再別康橋》裏的每一字,每一句,字字帶情,句句落淚,讓人潸然淚下。我把它作爲我的知己。它和我似有驚人的相似,一樣的別離,一樣地追求,一樣地懷念,一樣地安定。在《再別康橋》中我讀到的是我的人生,是我惆怅的情思;是我未來奮鬥方向的一條路。所以,我帶著我的知己一起攻克難題,掃除障礙,一同紀念消逝的青春。
我從《再別康橋》中知道了我離去的理由,就是不斷地攀越,不斷地跋涉千山萬水,我留戀與康橋之美,但我更忘不了勤奮地讀書,我愛《再別康橋》中所透露出的志摩的堅毅,就像我現在的心情,我愛《再別康橋》帶給我的激勵和釋然,我感謝他和我走過征途,給我高飛;所以,在我別離梅江時,我寫了你,寫了書,寫了未來的路。
也許正如《再別康橋》所言,我這次向一座城市道別,定會在某一時刻與另一城市接軌,中間是漫漫長路,需要我耐心探索。可人生不就是一段征途嗎?我輕吟一句,揮揮衣袖,雲彩不帶走一片。
而今,我帶了《再別康橋》贈與你——梅江,並向你作最後的別離,請你不要挽留,因爲我看到,遠方,文學在向我輕輕地招手。 

淡淡的青草香,暖暖的陽光,濃濃的薔薇花香,裝點著回憶。過去的日子呆在相冊裏都已發黃,我也舍不得用手去擦拭,我不想用今天的手撫去昨天的灰塵。
流淚,微笑;花開花謝,雪飛雨落,遠去的仍遠去。往事美好,終究要隨風飄逝。
記得第一次看到安妮寶貝的時便瘋狂的喜歡它的封面。滿眼潔白的栀子花樹和那透過花樹散落的陽光。那純純的潔白花樹,那在嘈雜的空氣中能看到的陽光,它們讓我幻想,幻想自己躺在樹下的草地上眯著眼,擡著頭,想著未來的他,做著我那些即使山無棱,天地合都不會實現的荒謬的白日夢
安尼寶貝在中寫到:我們的生活,也只是一棵春天中潔白的花樹的簡單生涯。不管是竭力盛放,還是靜默頹敗,都如此甘願和珍重!也許吧,如果生活真的是一棵春天的花樹,那現在的我是在盛放還是在靜默的頹敗著呢?
我是個愛做夢的孩子,只要我一閑下來我就會用我簡單的大腦做夢,做那些離我好遠好遠的夢,在那些夢中我永遠是快樂的,我同樣永遠是對的,一句話:夢裏我就是尼采!就是太陽!
有一種人,喜歡這樣,愛幻想明天而忘卻現在,遠或在夢裏而不齒于現實。我就是這樣的人,舍棄了昨天,浪費了今天,荒廢了明天!
安妮寶貝的文字給人四月的感覺,她的中有一句話我很喜歡,因爲我覺得很真實:誰比誰清醒,所以誰比誰殘酷!這樣看來“世人皆醉唯我獨醒”也未必是件好事
和朋友一起看開在臘月裏的迎春花,看見花蕾旁邊的落花我感慨:那時花開,我卻聽見花落的聲音!朋友笑笑說:花開不是爲了花落,而是爲了燦爛!他說話時滿臉燦爛的笑,迎著陽光,便是幸福的笑!頹廢也許真的不是一種美!
上曾經有這樣一句話:山盟海誓不一定刻骨銘心,默默相對很可能地老天荒!原來最真的承諾不是山盟海誓,原來承諾真的不過是因爲沒把握,原來承諾過的事做不到是正常,做到了只能證明他以前說過一句真話。原來彼此承諾並不等于把心承諾給對方!
來世我願做個鳥兒,在無盡的天空中自由的飛翔,不進食,不繁殖,只飛翔。直到我揮不動翅膀,直到我從天空跌落,直到我沉沉的死亡!做一只自由的鳥兒,在一片不屬于我的天空中飛翔,也許當我筋疲力盡的從天空跌落的時候,我便會變成天使然後重新飛上天,因爲我不進食所以我不殺生,所以我一定會上天堂然後變成天使。在一片真正屬于自己的天空下飛翔著流浪。
在我看來只有鳥兒的飛翔才算是真正的流浪,是那種自由的流浪,是那種我向往的流浪!我會讓它實現,但不是現在。現實折斷了我夢的羽翼,單翼的我無法飛翔,我只有等待,等待翅膀的愈合,等待夢的再次飛翔!
我總會找到屬于的那片天!那片有著明亮的藍色的天,那片在夜晚會有流星滑落的天空!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