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網頁注冊_與中國式過馬路說再見

 社會公共道德,又稱善良風俗,是指由社會全體成員所普遍認許、遵循的道德准則。顧名思義,公共道德可能並不是法律明文規定的某些定項,也許包括一些賭場網頁注冊們的良知與內心的呼喚讓我們認爲這些事情應該遵守,那些事情不能做的條款。不得不說,它通過建立一種普遍和公認的標准,構築了人們的行爲框架。而我們的社會,也正有這些標准與框架構成。
不難發現,隨著文化的飛速成長與素質的提高,我們的個人素養也在感化著我們,使我們舍棄一些曾經的陋習,不斷銳化成我們社會所需要的人。可即便如此,社會中還是會存在一些人,他們似乎根本沒有感受到底線,做著一些很是讓人費解的、擾亂社會治安與平靜的錯事。
舉個例子,不久前,我獨自一人來到菜市場去買菜,菜農扛著一箱箱新鮮的蔬菜,似乎一切都很和諧。耳邊挂著雙聲道,起伏著節奏,正當我看中了幾個紅紅大大水靈靈的西紅柿准備買走時。耳邊的音樂戛然而止,正當我詫異之時,一個身穿黑色夾克的年輕男子從我身邊迅速快走,轉眼一個箭步走入拐角。我伸手一摸兜,糟糕,剛買沒一個月的新手機消失了,頓時感覺心跳都要停止了一樣的驚嚇,然後便反應過來去追,結果他早已逃之夭夭。
如今想起都爲那個盜竊之賊感到羞恥和憤怒,如果真是個和諧的社會,那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必定是能實行的,但是若想要建立那樣的社會,需要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努力,提高個人素養與素質,才能一起團結起來建設更美好的家園。
如何做一個有公共道德的人?應當是人們對善與惡、榮與辱、美與醜等現象的認識、判斷能力非常強,即便是遇到誘惑與引導,也不應當失去自己的觀念。依靠社會的輿論、人們的信念、習慣、傳統和教育等力量來維持,逐漸形成一個良性循環,讓每一代人都得以正確的教育、良好的影響,循序漸進的鑄就一個適宜我們生活的社會。
我們的社會仍舊存在說髒話、行爲舉止不雅、不尊老愛幼、不注重公共衛生諸如此類的問題,也正是因爲每個人的不關注與不上心,才致使了社會的如此。但不管怎樣,社會中還是好人居多,遇見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助的手,予人玫瑰,手有余香,這個社會必定會稱爲理想中的夢幻家園,處處是愛。
做一個有公共道德的人,不爲自己,而是爲了國家與社會,只要人人都獻出一份愛與心,世界將變成美好的明天。

中國的公路,也叫做馬路。
關于馬路我聽到過這樣一個幽默的故事,在一次新聞采訪中,一位美國記者采訪周總理時,用中文故意羞辱周總理:“爲什麽你們中國的路叫馬路?難道是因爲專門給馬走的嗎?”周總理從容不迫,面帶微笑地說:“因爲我們中國走的是馬克思主義道路,所以叫馬路。”那位美國記者當場臉紅,羞愧不如。其實現式公路是由英格蘭人約翰.馬卡丹設計的,流傳到中國時,俗稱“馬路”。
過馬路是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了解的事,無非是紅燈停綠燈行。但是,最近雜志流傳著一種“中國式過馬路”。所謂中國式過馬路,是網友對部分中國人集體闖紅燈現象的一種調侃,即“湊夠一撮人就可以走了,和紅綠燈無關。”出現這種現象是大家受法不責衆的“從衆”心理影響,從而不顧及交通安全。
對此我感到一絲不解,我國是有著五千年悠久曆史的文明古國,況且文明出行不是我們一直所提倡的嗎?待到周末,我決定去親自體驗一下。上車時一切安好,沒有任何差錯。不過十四五分鍾過後,還真就堵車了。原因是綠燈亮了,司機正准備發車,對面路口出現了一群不太願意等車的人們,湊夠一撮人就朝著另一個路口走去。司機怕鬧出事故所以決定等等,這一等不要緊,後面的車輛一直向前擠唯恐再等一輪。就這樣,車塞車,人塞人,不一會的工夫就堵起車來。幸好有交警,疏通了堵車風波後。終于到了站,發現對面就是我想買書的書市。可是車輛太多,闖紅燈的也有不少。等了許久竟也鬼使神差的加入一群人闖了過去。跳進書海,翻騰了許久也沒有找到我想要的答案,大概在這飛快發展的經濟時代,太多人重視時間,哪怕是一小會也會害怕失去,在回家的路上又有一起交通事故,因此又發生了堵車。
有些網友評:“論絕大多數的中國人是心裏覺得別人都走了,自己再等的話就一傻帽,就這樣每個人抱著這同一想法就造成了紅綠燈虛設的情景。很多中國人本來就喜歡從衆,而難以堅守自己的道德底線,中國人的公民素質還需提高。中國人從內心至今對法治觀念淡薄。一人不敢行事,人多了就天生有一種從衆心理,即便違法也心懷僥幸,別人不遭自己也不會遭。法治倫理未融入自己內心,缺乏國民素質的基本認識和認同,只希望別人做到對自己則網開一面。”
也許我們真的應該,好好反省一下,人人等一等,不僅時間的作用發揮得越來越大,而且安全也不會棄賭場網頁注冊們而去。
回家的路上,晴朗的天空下是一張張告示牌:“紅燈短暫,生命無限。”

2001